伊朗出动军队埋葬新冠肺炎死者
来源:伊朗出动军队埋葬新冠肺炎死者发稿时间:2020-04-08 08:47:48


2014年,于文涛发现自己在赤峰市天骄西苑东区的房子卫生间的门对着卧室的床,感觉影响了风水。于是,他找到某建筑设计集团的董事长“帮忙看看”。该董事长立即找来技术人员,并派人对房间进行了维修改造。2016年7月,于文涛又找到该董事长,说他儿子在富兴嘉城的房子要装修,问能不能给提供点材料。经该董事长安排,这家企业先后给于文涛儿子200多平方米的房子提供了木门、整体橱柜、电器等,共计花费26.32万元。2013年至2018年期间,于文涛还通过该董事长收受了这家企业25万元人民币,5000美元和价值人民币5000元的众联购物卡一张。

2005年12月至2006年8月,于文涛决定,赤峰市财政局以支付办公楼工程款名义向办公楼承建公司转账2262万元,该公司将其中2220万元通过其关联公司全部取现返还给财政局,财政局将其中的1800万元归还国库,另420万元用于其他公务支出。后经于文涛决定,由赤峰市财政局财务人员虚构2220万元职工购房款收入做平账目。

2019年12月23日,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原副市长于文涛受贿、私分国有资产、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在巴彦淖尔市中级法院公开宣判,判决全部采纳了巴彦淖尔市检察院指控的事实与罪名,并采纳了检察官提出的量刑建议。

在2014年至2017年间,赤峰某建材化工企业董事长为了让于文涛帮助推进工程项目、尽快获得政府补贴款、重新补办规划手续等事项,先后4次拿着蓝白相间的编织袋来到于文涛家楼下,共计送上100万元现金。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收钱后的于文涛尽心尽力地一项项完成了行贿人的请托事项。

2002年春节前,时任喀喇沁旗旗长的于文涛在自己办公室里提点某下属单位负责人说:“快过春节了,为了方便以后好办事,应该去看看市里的领导和相关部门领导。”该单位负责人一听豁然开朗,马上回单位拿了10万元现金,回到于文涛的办公室,将这10万元放到他的办公桌上。于文涛会意地把钱收下。

土耳其红新月会负责开展免疫血浆捐献工作。会长克纳克呼吁新冠肺炎康复患者主动捐献自己的血浆,他表示,康复患者可以捐献三次血浆,一周一次,每次400毫升,一个捐献者可以帮助六个病人。大部分新冠肺炎患者治疗康复后,体内会产生新冠病毒特异性抗体,新冠病毒特异性抗体可有效杀灭和清除病毒。目前在缺乏疫苗和特效治疗药物的前提下,采用血浆治疗是一种探索性的治疗,恢复期血浆可以救治重症、危重症患者。

于文涛案警示所有党员干部,要坚守政治信仰、增强法治观念、遵循道德信仰,常思手中的权力从何而来,为谁而用。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广大党员干部一定要切实提高个人党性修养,明晰底线红线,重视道德家风,筑牢抵御贪腐的思想道德防线。据土耳其多家媒体报道,一位名叫戴米尔的医生成为土耳其首个捐献免疫血浆的志愿者。他说作为医护工作者,能够捐献血浆很高兴。他于三周前出现新冠肺炎的症状,后治愈康复。

当时,一些房地产开发商、企业经营者是主要行贿人,他们的目的无非是希望于文涛在相关项目的税款收缴、工程招投标、工程款支付等方面给予关照。

在长达16年的时间里,春节、端午节、劳动节、中秋节,节日都是他受贿的时机;办公室、家里、饭店,甚至出差开会到呼和浩特、北京,都是他受贿的地点;孩子结婚、妻子生病、父亲去世,都是他受贿的理由。

从2002年到2018年,在长达16年的受贿历程中,于文涛五千一万不嫌少,百八十万不嫌多地笔笔“笑纳”。“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于文涛思想的堤坝,就这样被一次次的“感谢”腐蚀着,逐渐陷入公权与私利的交换游戏中。虽然于文涛有自首、坦白情节,且认罪悔罪,并退缴了大部分赃款赃物,但这一切也只是亡羊补牢,悔之晚矣……